如此黑暗谁能为农民工做主。还我公道(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7日
       日前, 本报接到吉林省松原市农民来信, 反映江苏省南通大辰建设公司拖欠农民工资近千万元。8月13日, 本报特派记者赶往松原市实地调查。▲农民工钱某与杨某▲在建房屋承包政府团购楼几经周折, 记者找到了大辰建设集团的项目负责人宗序国。疲惫不堪的宗序国向记者道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2010年7月初, 宗序国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吉林省柏屹房地产开发公司松原分公司的经理于某。于某称其待开发松原市政府团购楼13万多平方米, 其中地下车库25000平方米, 车库上面5栋高层, 其中有4照当时签订的“合同”, 于某应支付60%工程款。可是, 多次催促后, 于某才勉强给了600万元, 这个数字就连给农民工开工资都不够。农民工出现了情绪波动、停工等状况。
       宗序国为了按期交工, 开始四处找朋友借款、贷款、抬款, 暂时垫付了农民工工资。可此时, 原材料供应商未能按时收到材料款, 停止供货, 当时原材料欠款已达2000多万元。宗序国又经过多次催要, 于某断断续续的分三次支付了700万元, 可到宗序国手只有100万元, 余下的600万元给了钢材供应商。为了不耽误工程施工进度, 宗序国又开始四处筹钱。
       当4有人要钱, 她说政府不给, 每平方米造价不到300元, 甚至不到工程款的三分之一。宗旭国希望政府重视此事, 并要求开发商尽快作出解释。当天下午, 松原市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白依湖华亭六栋楼有关情况的报告》。 8月4日, 政府办公室江主任和刘副秘书长谈及此事时, 表示松原市人民政府尚未作出答复。到处隐瞒债务, 恐吓项目资金追不回来,

工人们逼着宗旭国一次次要钱, 原材料供应商也天天“上门”。宗旭国被迫四处躲藏。宗旭国一再向工人们解释, 甚至对他们说:“我卖铁, 卖血我给你们钱。”然而, 拿不到工资的工人也有自己的困难。施工队多次给余某打电话进行恐吓, 并指使十几名长春社会人士, 威胁宗旭国, 逼他写一张745万元的借条。为了给农民工发工资, 宗旭国决定把工地上的机械设备和原材料全部卖掉。没想到, 这辆车装上后, 就被数十人和车辆挡住了。 8月9日晚, 宗旭国来到工地, 发现工地院子里停着6辆不明车辆, 20多名社会人身上刺着龙虎, 手持砍刀和铁棒。据称, 其中之一是余的女婿。眼看无法出售, 100多名农民工聚集在市政府和建设局上访。经过政府多次协调, 农民工拿到了210万元的工资,

但这只是农民工的工资。一小部分。上访期间, 有社会人员不断威胁信访办外的农民工, 说:“你再要钱, 我就给你腿打折, 让你回不了家。
       ”一些农民工怕人身伤害, 只好去其他工地打工。
       原料供应商也施压, 甚至威胁要在10天内两次殴打宗旭国的妻子。开发商的发展翻了个白眼, 拒绝承认情况越来越糟。宗旭国告诉记者:余某继续在没有任何资质、没有工程技术人员、没有管理人员的情况下进行野蛮施工, 强行霸占他的办公场所和农民。他们还强行使用价值765万余元的工程机械设备和建筑原材料, 并指使部分社会人员看守原材料和机械设备。宗旭国再次尝试与余沟通谈判, 得到的答复是:“我现在不欠老宗一分钱。”平米, 一共拨了2900万元, 盖楼一平米多少钱, 我的钱哪来的?”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 余某在吉林省农安县, 整个街区都是房地产开发, 还欠那些商户数千万;松原市一栋两万多平方米的楼房还未交房, 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烂尾楼”。记者采访时, 老总和他的几位经理总是转头看东西。采访结束后, 他身边的工作人员说, 我的门随时都有危险。帮助政府、期盼法律主持公正走投无路的宗序国已经聘请工程造价师, 进行对所完成工程量进行造价核算,

所完成工程造价9700多万元, 加上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