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二十九岁的情感困惑(2)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4日
       5。李明晖有一度非常得意于自己对“爱情”的看法。她曾经大言不惭地对好友讲过自己并不懂什么是爱情, 也从未强烈地感受过那种小说中描述的滋味, 也并不知道到底自己想要什么。她唯一知道的是这个男生喜欢自己, 虽然他有这样, 那样的缺点, 但至少他聪明、有责任心, 最关键的是聪明的他喜欢自己, 他知道他自己在干什么。
       那么, 有这些就够让她李明晖放心了, 因为明晖了解自己的刀枪不入与感情迟钝。的确,

明晖的脾气够豪爽。小时候也是一大群男孩子、女孩子玩得开心得要命。也可能正是这股子豪爽劲儿让明晖避免了当时很多少男少女产生的朦胧爱意。这豪爽劲儿对于早熟的人来说,

可能就是不解风情, 或者说没心没肺。于是男孩子气的明晖一路无甚惊险地终于在该谈恋爱的年纪遇上了这个聪明的喜欢自己的男孩子。事情也一如明晖想的那样:一旦开始就一定会有结果的。于是几年后他们顺利结婚。同样也象歌词里说的“相处难”, 明晖他们一如大多数少年夫妻那样会吵架拌嘴渡过最初的磨合期, 然后就是过日子。日子基本平淡, 间或会开心或不开心, 与大多数人的日子并无二致。但问题就是现在不少人的日子过得风雨飘摇;不少看似道貌岸然的人在“利”字或“色”字当头时暴露其恶劣嘴脸;不少友谊在“利益”二字下烟消云散;不少曾经刻骨的爱情与婚姻会在瞬间土崩瓦解。。。。。。明晖的两面性在这种时候发挥得淋漓尽致, 她细腻、她敏感、她心事重重。。。然后她替老公不值:唉, 这家伙本是想娶个开心果做老婆的, 谁知她小女人气这么重。随后明晖的另一面又跳将出来:哎, 管他呢, 他聪明, 是他一早喜欢自己的, 他一早知道自己是这个样子的。6。李明晖就是遇上了这么个情感动荡不安的时代。以前, 故事都发生在遥远的、不真实的小说里, 别人嘴里。现在, 故事就在身边。这一天, 明晖气急败坏地独自坐在酒吧里, 又气愤又伤心地等着一个朋友, 气愤和伤心都是为了这个朋友------加页的。
       明晖为人大方、正直又实在。所以无论她到了哪个城市或哪个公司, 总是很幸运地能碰上一两个知己。四年前, 明晖与加页因在同一公司做事认识, 一年后, 俩人便成了可以聊很多的好朋友。想三年前, 明晖接到了唐琴的电话。唐琴失魂落魄地在电话那头诉说了在她去外地培训期间她老公与女同事的事情。刚刚开始步入婚姻、感情生活经验几乎是零的明晖有如当头一棒, 一下子手足无措, 简直不知该说些什么。明晖与唐琴是在南方另一个城市互相认识而成为很要好的朋友的。明晖知道唐琴, 她是那种生怕别人受伤害, 而自己却是最容易被伤害的人。当明晖哑口无言时, 那边唐琴幽幽叹了口气说:“唉, 真不该告诉你的。让你心里还有梦该多好。我没事, 我会自己想清楚的。”说完便挂了电话。唐琴和她男朋友笑闹在一起的样子就在眼前,

怎么才结婚不久就这样了呢?!明晖心潮澎湃、坐立不安, 想到加页与唐琴并不认识, 而且也没有认识的可能性, 便冲到加页的部门把她叫到僻静处聊天。没提名字, 明晖对加页说了个大概, 问如果是你, 你怎么办?加页一副没心没肺完全不入脑子的样子。是哦, 她与她老公从小学认识, 中学恋爱直到长大结婚, 到现在还蜜里调油般的, 简直童话一样。终于加页细声细气地说:“哎哊, 我可真不敢想象, 要是我, 我就死了算了。”就是这个当初说“死了算了”的加页, 就是这个加页, 目前她遇到了这个问题, 而且是第二次!明晖基本上占住住了加页所有的业余时间, 力争让她情绪正常, 多想一些别的事情。但明晖心里清楚她仍是止不住加页晚晚的哭泣。自己再SB般的努力也是无用的。TMD, 男人!喔, 生活!当初梦般的女孩儿唐琴已远赴澳洲, 孩子已生到第三个, 还是那个老公;当初说“死了算了”的加页现在整天一副憔悴女人的神情与样子, 只是还活着;那个当初信誓旦旦说没有加页活不下去的男人也还活着, 而且没有加页他妈的他显然活得更好。为什么呢?明晖恶狠狠的, 困惑地想着。7。自从那次和他半夜散步心乱之后, 明晖着实调整了一翻心态, 自己让自己知道那只是一时的迷乱, 而迷乱也是正常的, 一切也都会很快过去的。调整后的明晖也着实过了一阵子开开心心的好日子, 因为她发觉这个同志是个非常好的谈话对手。经过几件事情后, 明晖已非常相信他的人品, 很多事情都可以坦诚地与他讨论。不清楚的可以讨教;好玩好笑的可以分享;气愤看不惯的可以一起拿出来骂一骂。。。。。。那感觉象读书时的死党一般, 一见面就很开心, 老友鬼鬼地就想在一起多聚一聚, 聊一聊。唉, 明晖真是无限贪恋那一段。人不长大就好了, 人不长大就没这么多感觉, 就可以象小时候那样一直可以和这个男孩子做朋友, 死党般的聊天、喝酒、吃饭、玩儿。
       。。那多好!明晖就这样麻痹着自己。她何尝不清楚, 她是那种在长大以后会和异性保持距离的人。因为将心比心, 她知道其他女孩子也不会想让自己的老公或男朋友有很聊得来、玩儿得来、吃得来的异性朋友的;而且男生也不会愿意他的老婆或女朋友有要好的异性朋友吧。但是, 是金子的话, 为什么不能被多遮掩一会儿再发光呢?!是火山的话, 为什么不能多平静一会儿再爆发呢?!“Whydidithavetohappen, whydiditallhavetoend”平静、开心的日子真是太短了。又是一次同事聚会, 席间, 他对她照顾有加,

起先明晖无心地享受着那份关心与爱护, 到后来, 已感觉到稍稍的不自在。聚会后, 明晖与他同乘一部电梯, 小小的空间里, 一种说不出的气氛弥漫开来, 弄得明晖直想哭。快到时, 他突然伸过手来, 兄弟般又有点昵爱地拨了拨明晖额头的短发。就在那一刹那, 明晖的心又止不住的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