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雕龙》卷23奏启诗解2按劾之奏纠谬深峭礼门义路声动简外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1日
       《文心雕龙》第23卷奏诗解说2 依弹劾之戏, 纠深陡, 门声正道动。 内疚和纠正错误; 秦有御史, 掌管文法; 韩立中位, 弹劾丞相; 当他在猎物的时候, 他会磨炼他的气, 他一定会做笔头, 抖上简单的风, 冻住冰霜。 再看孔广之, 演董贤, 却是个叛徒; 吕翠的戏, 孔融的反面, 诬告他挑衅邪恶。 儒家名门, 凶险之人, 有一颗特殊的心。 傅显刚强, 言辞坚定而深沉; 刘韡为义而弹劾 文阔而短:各有志。 之后, 子弹应该是一个接一个地考虑, 但新的一天用, 旧的就不一样了。 信欲成, 箭欲伤, 术欲正邪, 势必深奥。 诗诽谤人, 投豺狼虎; 粗鲁无礼, 方知鹦鹉或大猩猩。 墨斋不是儒家, 眼里是羊; 孟轲讥讽莫, 与其他动物相比。 诗文儒学, 既然是这样, 那就是这样, 据说弹劾燕文是可以避免的。 世人竞谗谩骂, 吹毛求疵, 次骨残暴, 往往看似善于骂人, 也时常妥协。 翻墙断臂, 捷径就是毁了脚趾, 何必鲁莽造句难听, 骂骂咧咧。 文不怕强悍, 气在墨中, 没有纵横古怪, 声音古朴而朴实, 然后才叫, 宴席英雄, 笔直方正的招式。 过去, 周朝的臣子心怀愧疚, 自责自责; 秦有御史, 负责文法; 汉有中官, 首长负责弹劾; 所以, 在他陷入困境的时候, 如果他淬炼了自己的真气, 肯定会让他的笔尖震动, 甚至在简身上结霜。 . 关光演董贤的时候, 其实是个叛徒; 吕翠演孔融的时候, 诬陷他是挑衅的。 名儒而危, 心固。 若府傅显刚强, 说话却坚定而深沉; 刘韡为人正直, 散文宽广简洁:各有志气。 之后, 轰炸的事情会一个接一个地考虑, 但新的每天都会使用, 旧的也不会坏。 但是, 如果人要完整, 箭要伤人, 艺术要纠正邪恶, 那必然是深刻的。 《诗》诽谤人, 抛豺狼虎; “礼”是粗鲁, 方知鹦鹉或大猩猩。 墨斋不是儒家, 看着羊; 孟轲讥讽墨, 与其他动物相比。 诗礼儒墨, 皆如是, 为弹砚文而写, 皆可避之。 以天下人为文, 竞于诽谤, 吹毛求疵, 以劣骨为残忍, 似乎善于骂人, 做出许多妥协。 若能以悬规立礼门, 以植规立正道, 则过墙者断臂, 走捷径者断趾, 何必说丑话 , 并在很大程度上批评他们! 是建立范云恒, 应该清楚。 必有法刑, 言辞有格调, 法家大法, 秉持儒家, 不畏强权, 气势如墨, 无纵横, 声动古朴。 竖起耳朵。 2如果是按弹劾, 那么明宪清朝1。过去, 周氏太仆2, 罪孽更正3; 秦御史4, 石柱文法5; 所以, 猎物打8, 练气9, 笔会震动风, 简身上的霜也是10。 吕翠演孔融13被诬陷挑衅邪恶14:名儒凶人15, 孤书之心16。 若夫傅显直十七, 言辞笃深十八; 刘伟婕19岁, 弹劾20岁:各有各的野心. 21号事件轰炸后, 我们会互相考虑,

但新的会天天用, 旧的也不会坏。 然而, 人要整22, 箭要伤23; 《诗》诽谤26人, 抛豺狼虎; “礼”是粗鲁27, 方知鹦鹉28; 墨斋不是儒家29,

看猪30; 孟轲讥讽墨31, 比兽32:《诗》、《礼》、儒、墨, 既然这样, 就要受严文的惩罚, 谁能避而远之。 世间, 竞谗33, 吹毛求疵34, 屈从骨为残忍35, 又如善骂, 多妥协36。若能以挂规37设礼门, 以植格38标正道, 则那些 翻墙者折臂 39, 走捷径者砍脚趾 40 何必说丑话, 骂人是砍 41!所以范云恒 42 应该立。要有纪律, 要有纪律 刑 43 言有风迹 44 大法家风 45 坚守儒家 46 不怕强悍 47 墨气中, 无诈 48 声质朴实, 谓之 49 最好的棋手, 50为直棋。至于纪念 用于揭露和控告犯罪, 用于严格执行法律法规, 明确国家大事。 过去, 周太浦是负责纠错的官员; 秦朝的御史是掌管法律法规的官员; 汉代, 御史中成是弹劾案的巡视员。 所以, 他既然是执法严密的督察, 就应该磨练自己的气势, 才能写得像笔上的风, 纸上的霜。 看汉代孔光对董贤的演奏, 就是如实列举他的罪行; 汉末, 吕翠玩弄孔融, 是捏造之罪。 可见, 在《玩》的写作中, 名士与危士的用意是截然不同的。 至于西晋的傅显, 他刚强而正直, 所以他​​的演奏是强大而深刻的; 东晋时, 刘维虽然严肃正直, 但弹奏却有些粗鲁:这也是他们感情不同所致。 后世, 相互参照的演奏文本在不断使用中有了新的发展, 但与古代的基本格式并无太大区别。 然而, 制造盔甲的工匠是为了让人安全, 制造弓箭的工匠希望伤害人; 这部剧是为了纠正罪孽, 注定要写得深刻而严厉。 《诗经》批谗谗谗谪善人者, 说善人应投于狼虎豹; 《礼记》讨厌粗鲁的人, 把他们比作鹦鹉和猩猩。 墨斋攻击儒家, 称其为公羊、大猪; 孟轲嘲讽墨系, 将其比作禽兽。 《诗经》、《礼记》、儒家、墨家等等, 如何避免文字的严厉打法? 所以, 普通人在写这种文章的时候, 都是侮辱、吹毛求疵、尖酸刻薄, 甚至把辱骂当成自己的本事。 开礼之门, 开义之道, 可以以此为鉴。 不入礼门而过墙者, 必被斩手, 不走义道者, 必被斩断。 他的脚; 为什么要用暴力丑陋的言辞, 把无理辱骂当技能? 因此, 规范的建立和权衡取舍应以表达要义为基础。 要遵循推理的规则、文字的规则、法家的判断精神和儒家语言的使用。修辞与纹饰, 不惧暴力之力, 任由流光溢彩渗透笔墨; 也不让奸诈奸诈的人, 让气势震荡出竹简之外, 这可以说是御史的杰作, 一身正气。 . [注释] 1 宪法:法令。 2太朴:周朝的高级官员, 他们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纠正皇帝的过错。 3.贪污更正:此句借自《尚书·冏(jiǒng Jiong)命》。 原文为:“王若曰:。” 绳与格:均指纠偏。 4 御史:秦朝的御史负责文件和弹劾纠察队。 5 语法:规约的规定。 6中城:即御史中城。 汉代时为御史副官, 又称执法官。 7师:主管。 8攻:喻执法严官。 猎物:猛禽。 据《汉书·孙宝传》记载, 孙宝对部下侯文说:“今日鹰隼开始出击, 风调雨顺, 奸恶将被处死, 以便 受到严寒的惩罚。” 9.磨刀(dǐlì帝力):磨刀石, 引申为淬火, 亦称“底”, 如《汉书·朝阁传》:“底严”。 篆书《余时珍》:“简上霜凝, 笔风起风。” (见“少年记录, 官方部门, 审查医生”)。 11孔光:字紫霞, 西汉成帝时丞相。 董贤, 字盛庆, 汉哀帝宠臣。 哀帝死后, 王莽弹劾董贤, 自尽。 孔广作了奏章, 列举了董贤“父子专攻朝廷, 兄弟双管齐下”的罪过, 使“国家空虚”。 正文载有《韩书·董贤传》。
        12 奸背:恶。 背:邪恶。 13 鲁翠:紫文卫, 汉末文人。 孔融:紫文举, 汉末文人, “建安七子”之一。 《后汉书·孔融传》载:“曹操积怨甚多, 以为犯罪,

命丞相军祭酒。 还有吕翠。” 14 挑衅(xìn 信) 恶:邪恶。 15儒生:指孔光, 孔子的第十四代传人。 风险:指路。 16书信:指一真一诬, 用意不同。 17 傅显:字张裕, 西晋文学家。 正直:坚强而正直。 顾戎的《亲友书》曾称赞傅显曰:“刚劲直忠果, 弹劾奇绝。” (见《晋书·傅承传》)。 傅显的表演还存在于《歌弹荀凯》、《歌弹弹王戎》(见《晋书·傅显传》)、《歌弹弹夏侯君》、《歌弹弹夏侯城》(见《晋书·傅显传》)。 《晋书·王荣传》)》)等。 19 刘卫(wěiwei):字大连, 东晋元帝时宰相思至。《晋书·刘卫传》说他“玩无所畏” 斩:重。 20 宽:疏。 21 弹:弹劾官员的奏章。 信 22: 制造盔甲的工人。 完整: 保障。 23 箭手: 制造箭头的工人。 《孟子·公孙丑上》: “箭怕不伤人, 信怕伤人。” 24 技法:指书写和演奏的方法。
        25 巧(qiào orifice): 陡峭, 严重。 26《诗》:指《诗经·小雅相伯》, 云:“取谗者(zèn何去), 投(bì避)虎。” 诽谤人:即诽谤人, 用恶言诽谤好人的人。 荣:给。 27“礼”:指《礼记·宋礼尚》,

云:“鹦鹉能言, 而不离鸟;猩猩能言, 而不离禽兽;今人无礼,

他们虽然会说话, 但他们没有动物的心!“疾病:讨厌。 28平方:比。 29 墨帝(dí 敌):战国初期著名思想家, 墨家创始人。 他的讲话被他的弟子们汇编成墨子。 非儒家:对儒家的批判。
        30目:表示。 豕(shǐ使)彘(zhì治):都是猪。 《太平玉兰》卷五百九十四为“猪羊”。 《墨子·费儒》原文正是将儒家骂为“羝(dī低)羊”和“本(fén fen)猪”。 即公羊和大猪。 31 孟克(kē苛刻):战国时期著名的思想家。 他的讲话被他的弟子编纂的《孟子》所保存。 32 比较禽兽:《孟子·滕文·公下》:“杨家为我, 无君;墨家相爱, 无父。无父无君, 无君。 一个怪兽。” 呵呵):骂骂骂咧。 34、吹毛求疵:也就是吹毛求疵的意思。 《韩非子·将军》:“勿大惊小怪, 只求小毛病。” 缺陷和缺陷:均指小缺陷。 35 骨:深入骨髓。 《史记·杜周传》说杜的用法是:“外重缓(宽缓), 外宽, 内深。” 《锁音》:“二, 至也。李七曰:其用法刻骨铭心。” (lì lee):猛烈地。 36妥协:即妥协, 不偏不倚, 居中。 37 开:开。 离门:《孟子·万章侠》:“夫之义为道, 礼为门。” 38志:成立。 规则:与上句中的“规则”二字同义, 均指规章制度。 39 结束:超越。 元(元园):墙。 腕(gōng 男):手臂。 40 捷径:近乎笔直的道路, 比喻与正道相悖的不端行为。 屈原《离骚》:“何洁周横行, 夫为捷径为耻。” 趾(Zhǐ只):趾。 41批评(gòu足)病:《礼记·儒学》:“今民令(名)儒也狂(无)常, 以儒互相批评。” 孔术:“批评如耻, 在这个世界上, 命他做儒生, 是一种耻辱。” 车, 《太平玉兰》卷594, 《巧》。 译文以“巧”字为基础。 42 称重:称重杆。 这指的是取舍。 43 惩罚:一定的套路。 《诗经·大雅·当》:“虽无老年, 但仍有刑罚。” 郑坚:“虽无此臣(指易寅等), 但案中尚有普通事故法可以用。” 44风道:与上句“罚”类似。 风:灌输。
        导轨:法律。 45式:《太平玉兰》卷五百九十四作《切》。 审判:审判, 裁决。 46 Bing:做, 坚持。 47 不怕强管:《诗经·太雅·正民》有一句话:“不辱少数, 不怕强管。” 强控:指强暴并显示其权力的人。 48 没有诡计:这是《诗经》、《大雅》、《民老》中的一句话。 竖:服从, 服从。 奸隋:王胤之《经义书文》:“奸臣是欺人欺人之人。” 在书中, 他永远是横野的大将军, 他的军衔将是所有将军中的佼佼者。” 李显注:“最好的座位, 叫做尊显。 《汉观仪》云:御史、书臣、书令, 皆为专座, 三号独坐。 此处指御史大夫被“布政司弹劾”。 50. 知方:《韩非子:介老》:“所谓方, 里外相应, 言行一致。 相称; ……所谓正直, 义必公道, 心不偏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