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4.8%,宏观政策须进一步发力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22日
       国家统计局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 今年一季度, 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4.8%, 比去年四季度加快0.8个百分点。虽然当前经济运行下行压力较大, 但稳健的底盘依然稳固。数据公布前, 界面新闻收集的七家机构预测中值显示, 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4.9%。分析人士指出, 3月以来,

新冠疫情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反弹, 地缘政治冲突叠加, 中国经济承压明显。不过, 得益于前两个月的良好开局, 一季度经济增长保持平稳。 “3月以来, 国内多地爆发疫情, 覆盖面广。受灾城市在经济版图中占有重要地位, 整体经济承压较大。
       但前两个月的经济数据是比较好, 就是一季度的经济增长, 已经打下了基础。”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应希文告诉界面新闻。
       此外, 他表示, 财政货币政策、各地区重大项目开工、退税等政策措施也在一定程度上对经济起到了支撑作用。财政政策方面, 截至3月底, 各省共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约1.25万亿元, 完成全年额度的34%;各级财政部门共向项目单位安排债券资金8528亿元, 新增债券发行8528亿元。 68%的特别债券。货币政策方面, 中国人民银行继去年12月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后, 于今年1月下调了中期借贷便利(MLF)。) 经营利率等政策利率10个基点, 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周五, 央行宣布将于4月25日再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25个百分点, 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定。分析人士表示, 未来经济走势取决于对疫情的控制和政策对冲的力度。当务之急是尽快遏制疫情, 恢复生产。财政货币政策要以更大力度支持经济, 着力前行、精准施策。基础设施投资速度加快。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 1-3月, 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9.3%, 增速比前两个月回落2.9个百分点。其中, 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8.5%, 增速比1-2月加快0.4个百分点。基础设施投资的增加和金融支持是分不开的。 2022年新增专项债券额度为3.65万亿元。截至3月底, 发行进度已超过三分之一, 项目建设专项债券额度已全部发行完毕。根据财政部要求, 今年新增专项债券3.65万亿元, 9月底前完成发行。应希文指出, 随着疫情对消费的持续冲击和出口增速放缓, 投资特别是基础设施投资将担负起稳增长的重任。从资金上看, 专项债资金、银行配套信贷、中央预算内投资资金供给充足;从项目来看, 各地“十四五”重大项目呈现出早开、早建设的特点。这些都是支撑基础设施投资的积极因素。不过, 他也表示, 基础设施投资也面临一些制约因素。 “主要是疫情影响, 可能导致部分投资项目暂停。此外, 上游价格上涨的成本、地方和城市的投资债务压力等也将影响基础设施投资的回暖。应希文说道。国盛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杨业伟也表示, 政策对基建的支持不小, 但影响基建的因素还包括疫情防控和地方财力。从后者来看, 在土地销售收入下降、城市投融资受限的情况下, 基础设施建设增速将受到制约。房地产投资重回下行通道。 1-3月, 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0.7%, 增幅大于1-2月。
       收窄3.0个百分点, 表明3月市场重回下行通道。房地产行业上下游链条长, 对经济运行具有重要意义。中原地产研究院发布信息称, 2022年以来, 全国至少有60个城市。多项稳定楼市政策陆续出台, 包括降低房贷利率、降低首付比例等。仅3月以来出台的利好政策就已经接近50个, 虽然政策频频回暖, 但市场并不买单。据中国指数研究院统计, 一季度房地产百强企业平均销售额为162.6亿元, 同比下降47%。央行数据显示, 3月份居民中长期贷款增加3735亿元,

同比减少2504亿元。红塔证券宏观分析师孙永乐表示, 居民中长期信用疲软反映了当前房地产销售市场依然低迷。尽管中国多个城市在春节后纷纷出台政策并放松房地产调控, 但居民收入增长的不确定性仍存在不确定性。在房价和房价上涨预期疲软的背景下, 这些刺激政策并未迅速转化为销售回暖。 “在房地产销售长期未见起色、从严监管大方向未变的背景下, 房地产只能在分城施策的框架下获得一小片喘息空间。此时, 相应的投资决策会比较谨慎, 未来房地产投资可能会继续下滑。”孙永乐说道。杨业伟还表示, 虽然政策积极出台, 但短期内并未传导至销售层面。他指出, 房地产投资是销售的滞后指标。从以往经验来看, 1-2个季度销售回升后, 投资将企稳回升。因此, 需要观察房地产的走势。制造业下行压力加大。
        1-3月, 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5.6%, 增速比1-2月回落5.3个百分点。这不仅是受去年同期高基数拖累, 也与当前企业面临成本上升等不利因素有关。 “制造业投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未来的预期, 但目前的情况是, 大宗商品价格高企给成本端带来了很大压力, 地缘政治冲突也对海外需求产生了一定影响。”财新研究院副院长吴超明表示。他指出, 去年在外需拉动下, 企业盈利能力较强, 制造业投资表现尤为突出。但今年, 出口、房地产等制造业终端需求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将对制造业造成影响。产业投资受阻。
        3月份, 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中的新出口订单大幅下降1。8 个百分点至 47.2%, 为去年 11 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同时, 工业产品出厂价格(PPI)环比上涨1.1%, 涨幅比上月扩大0.6个百分点。虽然同比增幅降至8.1%, 但仍处于高位。央行公布的数据也表明, 制造业企业对未来缺乏信心。 2月份, 企业中长期贷款增加13448亿元, 同比仅增加148亿元。 “随着疫情持续复发, 防控措施仍未放松, 企业对未来生产经营的不确定性非常担忧。从3月PMI的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也可以看出, 是三个月, 最低, 企业在做中长期投资规划时要更加谨慎。”孙永乐说道。 3月份,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3.5%, 涨幅比前两个月明显收窄10.2个百分点。这也是2020年8月以来的首次负增长。受新冠疫情反弹影响, 消费端受到明显冲击,

以汽车、餐饮等为大宗消费代表的线下场景相对疲软。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 3月份汽车零售总额同比下降7.5%, 餐饮同比下降16.4%, 金银珠宝下降17.9%比去年同期。较快增长包括石油及制品类零售额同比增长10.5%, 中西药类同比增长11.9%, 粮油食品类零售额同比增长12.5%, 和饮料同比增长12.6%。星图金融研究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消费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付一夫告诉界面新闻, 近期国内多地疫情反弹, 给消费市场运行带来较大压力, 导致整体消费疲软。生长。从年度经济目标来看, 如果没有消费的帮助, 只寄希望于基建和房地产,

那么必然会受到阻碍, 同时也与高消费的要求背道而驰。质量发展。傅义夫指出, 目前, 疫情仍是影响消费的最大不利因素, 不仅对消费场景造成影响, 也导致居民对未来预期和消费信心不足。吴超明表示, 虽然政府出台了一系列保护市场主体的政策措施, 部分城市也采取了发放消费券的方式, 但疫情的不确定性还是比较大的, 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增加。导致居民收入增长压力较大。后期消费增长不应过于乐观。央行一季度城镇储户调查显示, 23.7%的居民偏好“多消费”, 比上季度下降1.0个百分点; 54.7%的居民更喜欢“多储蓄”, 比上季度上升2.9个百分点。 3月份工业生产增速放缓,

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0%, 增速比前两个月回落2.5个百分点。疫情冲击下, 工业生产也受到影响, 物流配送时间增加、采购难度加大、订单减少等。上述不利因素在生产层面已经显现。 3月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中的生产指数仅为49.5%, 为首次五个月后, 跌破荣枯线, 再次下跌。 3月份, 汽车工业增加值在工业增加值中同比下降1.0%, 比1-2月份大幅下降8.2个百分点。应希文表示, 由于疫情反弹和防控措施升级, 部分产业链供应链受阻, 部分工厂被迫停工, 未来工业生产的不确定性增加。据华夏快讯报道,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中国汽车工业经济技术信息研究所所长陈世华表示, 5月份国内整车厂可能会大规模停产。 “如果上海、吉林等地长时间不能复工复产, 肯定会对中国汽车工业造成负面影响。”他说。杨业伟表示, 预计短期内工业增加值增速将明显回落, 未来能否回升取决于疫情的持续性, 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