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灵谷11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03日
       第十一次, 桃人的主人带着小乐去拜访那种桃人。 经过几天的日夜跋涉, 我们终于到达了徐雾山的南门。 向门卫解释你的意图。 门卫带着他们来到初木丹的招待所, 说道:“等一下, 两位恩人, 我会向主人汇报。” 门卫走到初木丹家, 回禀道:“赵家村大师这里有两个人, 施主, 弟子已经让他们在招待所等候了。” 听到门卫说有赵家村的客人, 褚牡丹急忙走出屋子, 朝招待所走去。 主人见了库姆丹, 招呼道:“陶翁。” 小乐也跟着主人, 对着库姆丹行了一礼。 库木丹连忙回礼给两人。 胡牡丹热情接待了董嘉和小乐。 席间, 主人说:“我们是来探望陶翁的, 想在这里订些桃苗, 等明年天气暖和了, 就可以直接种在山坡上。不知道陶翁是什么意思。” 翁想?” “别说买, 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吃饱喝足后, 库姆丹带他们去了桃林。 仲冬时节, 桃叶已落,

只剩下桃树光秃秃的枝条, 向四面八方延伸。 主人伸手拍了拍一棵桃树, 对库木丹道:“据说凤梦用桃木杀了后羿, 后羿也怕桃木。” 桃林, 他不会来的。” 小乐和老板在桃林, 饶有兴致地四处张望。楚牡丹带着他们在两边的桃林之间往前走。虎牡丹说:“我的桃林八百 英里长和宽。 我这样走, 晚上就出不去桃林了。 让大鸟带我们出去吧。” 鸵鸟进来趴在地上, 库姆丹轻轻的站在鸵鸟的背上, 对主人挥了挥手, 说道:“你们两个坐起来。” 主人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 鸵鸟的背上, 小乐坐在主人身边, 鸵鸟站起身来, 拍打着翅膀往前飞去, 董嘉和小乐只觉得身前有风, 转头看向陶 站着的翁, 苦牡丹纤细的身躯, 白衣飘扬, 长须微动, 神色安详。 桃林的尽头。从鸵鸟的背上下来, 小乐对主人说:“姐夫, 你真是神啊, 说不定你遇到神了。” 鸵鸟的信誉。 鸵鸟有实力。”当晚, 菊牡丹在客房里一直睡到天亮。两人起身走出客房, 迎面而来的是群山环抱, 一层 地面上结了一层白霜, 他们的气息都凝聚成白色的气体,

这里已经很冷了, 萧乐打了几个喷嚏, 道:“姐夫, 这里是什么地方? 好冷啊。” 主人搂着他的肩膀说:“好冷, 好冷, 进来吧。” 他们又进了客房, 过了一会儿, 库木丹派人请​​他们吃饭。 小乐问男人, “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头?” “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这是崖顶的东门。”说着:“两位, 请到食堂吃饭。” 董家和小乐被老人带到了一个安静的食堂。坐在餐桌旁。 老者端来饭菜, 说道:“你们两个先吃吧, 聚木丹仙人有些事情要处理, 一时半会做不成。” 主人听老者哼了一声, 道:“白袍神虚, 鸟缠林婴。” 山上峭壁青翠, 霜落草飘。 木剑悬空, 天亮。 人来人往静如云, 难寻仙脚。 两人吃着热乎乎的面条, 浑身暖洋洋的。 他们起身走出了食堂。 老者走了过来, 道:“库姆丹大仙在前屋, 我带你过去。” 他们跟着老人。 进了前面的房子。 见他们进来, 库姆丹道:“兄弟们, 请不要陪你们吃饭, 我们待会再回去。” “别客气。”店主说。 楚牡丹正在帮一个染血的男人包扎右臂的伤口。 伤者咬着嘴唇, 额头渗出大量汗水。 主人问道:“陶翁, 我们能帮忙吗?” “大哥帮我抬一下。” 楚牡丹吹了声口哨。 昨天, 大鸟停在了屋门口。 丹扶着伤者的腋窝, 道:“大哥, 帮他抬腿。” 主人抬起了伤者的两条腿, 小乐抱住了伤者缠着绷带的手臂。 鸵鸟看到他们出来,

就趴在地上。 褚牡丹骑上鸟背和伤者坐下, 主人坐在伤者旁边, 小乐坐在主人身边。 大鸟站起身来, 拍打着翅膀跑了。 几个小时后, 大鸟带着他们来到了虚雾山南门。 大鸟停在一户人家门口。 在董嘉和小乐的帮助下, 库木丹将伤者抬到了房间的床边。 伤员闭着眼睛睡着了, 库姆丹拉过被子盖在伤员身上。 转身对着主人道:“大哥, 请在隔壁房间说话。” 他们在隔壁房间坐下, 门卫端了几碗水进来。 “兄弟们, 喝水吧。” 胡牡丹说道。 库姆丹端起面前的碗, 喝了一口水, 道:“伤者挂在桃枝上, 今早我救了他, 需要一段时间。” 看到伤者的衣服有箭穿的痕迹, 只怕是受了一处伤。” “我包扎了好几处。” 小乐说, “我看他穿得像个士官 . 伤势严重吗?” 董家和小乐住在山里, 对山外的事情略知一二。主人对小乐说:“我们的山更干净一点。 等我们定好树苗就回家了。” 胡牡丹说:“我和你们一起回去看看那个地方。 树苗我给你。” “我怎么敢管陶翁!” “我很乐意和你一起去。” “路上有陶翁作伴就好了。” 小乐 褚牡丹吩咐门卫, “出去请教几日,

伤员由你来处理。 等我回来给他换药。” “不行。” 三人带路。
       主人不在的那几天, 二萌在石人夫人的安排下, 娶了彩莲。玲' 呃奶奶心里舒服了许多, 只是灵儿的姑姑没有通知, 自从五六岁的孩子被奶奶带到赵家村后, 姑姑家就干净多了。 阿姨歪坐在床上, 抱着被子。
       梓眯了眯眼。 开门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他坐直了身子。 那是许久不见的二儿子。 二儿子进了门, 跪在她的床前, 磕了几下头。 她问道:“怡儿, 你回来了,

你爸爸怎么样了?” 二公子没有回答他, 而是自己出去了。 她着急了, 见丈夫又进门, 她高兴道:“你回来了, 我放心!” 她的丈夫向她打了个招呼, 然后退到了门口。 她连忙问道:“我怎么没看到三儿?” 她的丈夫转身, 留下一个染血的背影。 她从梦中醒来, 想着梦中的情景, 难过便由此而来。 她越想, 越觉得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是幸运的, 也是不幸的, 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大媳妇钟太太推门进来, 说:“婆婆, 外面刮风了, 好冷啊!” 见婆婆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她问道:“婆婆又担心爸爸和弟弟了?明天早上, 让我丞相多找人打听一下。” 苓儿的大姑姑叹了口气:“你爹和你弟弟都没有你的消息, 不知道你奶奶什么时候回来。” “婆婆, 不如派你亲自去赵家村, 带你奶奶他们回去好吗?” “你二叔家也是你外婆的家, 你外婆喜欢住在赵家村, 就让她住在赵家村吧。” 赵家村迎来桃农。 . 董嘉和小乐带着楚牡丹走进了北山家的院子。 石和赵二贵迎了上来。 请长桃人入堂。
        落座后, 赵二贵端来水给初牡丹喝。 主人去了后院, 遇到了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 董家的大女儿跑到董家, 抬起脸来:“爹地你回来了。” 董家小儿子躲在妈妈身后, 露出小脑袋, 对着他笑。 主人走过去, 蹲下来抱住了他。 他站起身来, 对妻子说:“小姐, 我请了桃农, 您可以多备点吃的。” 老板娘对站在门口的老婆说:“表哥, 你去安排点好吃的, 来北院去拿陈年坛子。
       ” “诺。” 雪人夫人走到北院, 却没有在北院的草垛里发现两罐陈年酿米, 便问灵儿的奶奶:“阿姨, 你见过两罐酒吗?” 灵儿的奶奶想了想, 道:“我们要回家的那天早上, 主人的父亲来了, 拿走了两罐酒, 是不是你要的酒?” “是的。” 舍人夫人告别了苓儿的外婆, 回到了主人的院子里, 将两个坛子的事情还给了主人的妻子。 老板娘还吩咐赵二贵去酒铺取好酒。 老板热情款待胡牡丹。 那天晚上, 柳粗牡丹在后院的老爷子屋里休息。 第二天黎明前, 库姆丹醒来。 他走出董家大院, 向着魔谷的狮子口走去。 淙淙淙淙的溪流中传来悦耳的声音, 这对他来说是熟悉的声音。 他听到狮骑欢快的声音, 心想自己交给狮骑的任务快要完成了。 石狮口中的狮子座已经闻到了虎牡丹特有的气味, 从石狮口中跃出瀑布, 落在了虎牡丹的面前。 两只后蹄落地, 两只前爪相互交错, 向库姆丹鞠躬. 楚牡丹抬手抚摸着狮子的头, 道:“没有礼物。” 狮子坐骑放下了前爪。 初牡丹坐在溪边的一块石头上, 狮子坐骑在初牡丹脚下爬行。 库姆丹问道:“有桂灵子的消息吗?” “桂灵子和奶奶住在北山北院, 桂灵子的元神安全吗?” “安全的。” “我来了, 在那里种一棵桃树, 桂灵子会来看树, 你会恢复灵子的精神, 我们去桂灵子。” “诺。” 胡牡丹站起身来, 拔出腰间的桃木剑, 在空中施展法力, 很快在狮子口的溪流两侧, 石坡上长满了茂密的无叶桃树。 他接过桃木剑, 纵身跃下, 对狮子坐骑道:“我回北山, 你暂时躲在石狮子的嘴里, 等鬼灵子来了, 一定要让他的元神归来。” 给修。
       ” “诺。” 北山走了过去, 狮子坐骑跳了起来, 把一只蚂蚱塞进了石狮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