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9日
       成祖荀题记第二十章金榜, 穆焕恩回到大观园。 宝玉下午醉得很厉害, 才睡着了。 等他醒来, 睁开眼睛, 发现窗下的床上躺着暝妍和衣服。 在寂静的夜里, 我听到了鼓声。 我从宿醉中醒来, 回想起来更加无趣。 他在沙发上被夹了一会, 娴踩着脚, 双手靠在沙发边上坐了一会儿, 然后转身看衣架, 因为他已经把衣服捡起来了 默默地穿上, 然后拿起斗篷, 戴在手臂上。 回头看了一眼门口, 明言只是睡得香香的, 便轻轻推开门, 走下楼梯, 不想吵醒别人。 服务员正在洗澡, 看到有人进了大厅, 连忙穿上衣服过来询问。 宝玉只说出去一会儿再回来。 管家知道宝玉是家里的少爷, 不敢有丝毫的犹豫, 赶紧答应开门, 并表示自己只等看门人, 但希望早点回来。 宝玉诺诺早早侧身出来, 方站在门口的岩石上, 却觉得冷风吹过他的衣服, 便展开斗篷, 自己系好, 以至于双手捏在了翻领处 , 他只是裹着头, 沿着街道走。 感觉周围没有一丝痕迹, 他才敢来回踱步。 然而, 我听到了脚步声, 当我环顾四周时, 发现有一个人从他的对面走过。 那个男人穿着一件肥皂夹克, 穿着黑色毡靴, 戴着一顶旧毡帽。
        他不知道自己腋下夹着什么。 他穿着夹克袖子, 勾着肩膀走路。 因为宝玉只猜到了来人的来历, 却看不到他, 有那么一瞬间两人靠近, 忽然那人只动了手, 就听到了轰隆隆的鼓声, 宝玉恍然大悟, 原来自己是个巡逻的人 . 尹盯着男人张着嘴打着哈欠, 另一个拿着梆子元拎着, 只觉得这个人虽然在努力, 在走下坡路, 但他可以独自一人, 没有任何意图, 来来去去。 靠他自己。 司这不禁有些羡慕, 没想到他看了他两眼。 这个时候, 他们离得很近, 那人已经看到有人在街上走着。 正要跨过肩膀的时候, 他发现宝玉只是在看, 于是回头看了一眼。 只说京城的大街小巷, 还是有些人的窗户此刻还半亮着, 路边楼上一些昏暗的灯光照亮了街道的一部分, 而另一部分则昏暗 . 宝玉见来人急忙回头看了一眼, 便低头走了。 突然, 想着要去哪里, 他只好转身回去。 他刚转身, 一惊, 却见巡警也转过身来, 宝玉见两人离得很近, 便伸手就要离开。 不想那人指指点点说:“大人是……”然后又抱拳道:“敢问尊家, 可是荣国的都城, 贾大人, 贾宝玉。 ?” , 宝玉诧异异样, 却早道:“下面是贾宝玉, 莫非是老朋友?” 男子闻言, 走上前, 只握住宝玉的手, 道:“真巧!” 宝玉不认识他, 见他摘下毡帽, 欣喜道:“难怪天下兄弟突兀, 宝玉在下。” 宝玉闻声, 回过神来, 摇了摇头, 道:“果然如此。
       甄石兄呢?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两人叹了口气后, 又见面了。 宝玉拉住他, 道:“我这会儿得见我哥, 再不轻言放弃, 我就请大家一起回客栈, 我们两个好好聊聊。 甄宝玉只是迟疑, 宝玉却没有理会他, 笑道:“师兄怎么会这么好笑, 这么固执, 要不要让傻大哥也看看。” 说完, 他接过甄宝玉背着的东西, 在手里掂了掂, 因为他问怎么做。 甄宝玉也笑道:“石兄既然要玩, 不如你陪我去我家, 让我来处理?” 认真教。 再说了, 我们两个现在有幸见面, 肯定有很多话要说。 如果你和师兄去找那个人, 你也只能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而且我在深夜已经筋疲力尽, 造成了很多不便。 幸运的是, 此刻没有其他人能看到我。 ” 宝玉点点头, 甄宝玉问道, 指了指前方, 两人并肩而行, 不一会儿, 便听到远处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甄宝玉已经开始收起他手上的梆木了。 手, 然后脱下外套背后的汗巾, 拿出一个盘子大小的铜锣, 敲了几下, 扬起脖子:“天干了, 事也干了。” , 小心蜡烛! ” 就这样, 他又带着宝玉来来往往, 过了一会儿, 才说道, “一会儿也好, 那我们就去我的地方, 聊聊吧。 宝玉只抚了抚小锣, 笑道:“在老房子里, 家人是不允许擅自外出的, 所以我一直以为花子是被拐走了。” 这一刻, 真希望世雄就是那个花子, 只要他把我拐到哪里, 我就认出来了。 让甄宝玉笑了一次, 笑了之后, 只是叹了口气。 两人走过大街小巷, 过桥又过桥, 才停在破庙前的城墙脚下, 宝玉见此点头, 顾闲走到门槛前, 却见 里面破败不堪, 陈宇腐烂的门上涂着斑驳的红漆, 斑驳的横梁斜柱, 缝染着一对破窗帘。 何方的圣人楷模, 真是一座破庙。 甄宝玉只从庙后带柴草进来, 生火泡茶, 茶水只是白水。 他让宝玉重新坐下。 然后他掀起长袍的一角, 在木椽上坐下。 甄宝玉只在地上生火, 两人在篝火旁盘膝而坐。 我听着窗外的情景, 看到了这一幕。 天一亮, 甄宝玉稍微换了衣服, 一起去了客栈。 两人已经谈好了一笔交易。 贾乃的大义凛然, 贾桓桓更是大义凛然, 但谁是传说? 他们两个急于窥探和迷惑他们, 但他们并不在意。 他们只是说宝玉已经变色, 白天躲在庙里。 晚上,

按照甄宝玉的吩咐, 他值班巡逻到天亮, 才回庙求睡。 他连忙带了些食物回来, 只是为了充饥吞下, 只用一盆旧水洗了手, 然后放在了厢房的炕上。 枕头躺着, 身下只有推荐的软草, 只有一堆破布——全都没有人能用。 虽然摸起来很烂很烂, 但想到平日家里的妻妾。 方子的名节比这还要惨。 可惜, 虽然爱情有争执, 却被傲慢地守护着。 什么是接受爱和正义的正确方式? 比如甄宝玉、刘湘莲、思琪、贾云和小红夫妇, 贾强龄夫妻, 就算不如这些人, 黛玉在哪里? 这不是一个可以完全覆盖的角色, 想想就觉得惭愧和恼火。 然后再仔细想想, 这辈子你想在哪里辜负他? 每个人都利用别人的心声, 却不懂得珍惜、爱护和尊重自己, 以混乱的名义对自己示爱终生, 尤其是在世界公平的情况下, 他们 没有自救的欲望, 又怎么谈情说爱? ! 我自认为比这个世界稍微强一点, 但今天我看不出他比别人强多少, 我不想详细研究他。 想想林黛玉唯一的妃嫔, 她是怎么熬过这漫漫长夜的? 再加上甄宝玉定下小人仇恨的理论, 每每想起这个节日, 我的灵魂都在狂奔, 真后悔泪流满面, 只想剪错地方收拾干净。 玩笑。 所以, 皇榜公布的那天, 宝玉就独自离开了京城, 消失了。 只说因为宝玉失踪, 茗妍和林志霄一直在京城大街小巷仔细搜寻。 贾兰虽然知道, 但还是要先把精力放在朝廷的事情上。 因为来不及回避理论, 他想回老家祭拜祖先。 , 然后做其他事情。 茗妍一个人一路回去, 忍不住想了好几遍, 老爷子和老伴都已经老了, 见到他们, 喜忧参半, 孟可不知道 当她听到它时该怎么办。 她一直跟着宝玉的人, 宝玉失踪, 他却说这话, 岂不是更让家人心灰意冷? 这么想着, 他突然又打了马鞭, 突然想回去寻找宝玉, 然后伤心得流着泪下定了决心。 他一走近门口, 就只是绕道而行, 走后门进入。 门房见是他, 便问道, 见他大摇大摆, 只摆了摆手, 就进去了。 明言避开人, 直奔紫娟家。 好在门只是藏着, 却没有人, 只好躲在门边探查, 正好看到紫娟手里拿着一块手帕, 而傅洁儿少女也跟了上去。 从院子里回来后, 子娟看到屋子里的窗户下, 有人往外看。 应该是明彦吧。 她分三步冲到门槛前, 问道:“谁敢偷进我家?里面?” 茗妍跪下迎了上来, 擦了擦眼泪, 道:“阿姨, 大事不妙, 包二爷从龙门进去了, 再也没有出来。我跟的人找遍了京城, 但 没有人看到儿子, 所以我先来姑姑告诉我, 让姑姑下定决心, 我可以通过改革向家人汇报, 我只是不敢见我的祖母和我的祖母。 祖母。” 子娟问嘉兰她被打了。 然而, 他一个踉跄着靠在床栏上坐了下来, 吩咐傅姐给茗妍倒茶, 道:“毕竟这种事要人尽皆知, 仅此而已, 既然你已经找到了 “二爷, 你怎么不呢?我第一时间告诉了家里人, 这样我就可以派更多的人去远方搜查, 不耽误工作就更糟了。” 他早早出门了, 让明琰跟在后面, 先去了望望。夫人在这。此时, 明琰回来的消息已经在院子里传开了, 引起了李婉、林黛玉等人的警觉。 都聚集在这里。李林等人坐下, 他又问:“怎么了?宝玉怎么了?蓝哥呢?” 子娟说不出话来, 茗妍却忽然笑了笑, 回道:“只有老太太, 大奶奶和二奶奶。恭喜, 我哥中了一等奖。” 众人哈哈大笑, 互相点头, 问宝玉, 明言诺诺没有说话, 王夫人笑道:“名单公布之日, 也是谣言, 只是我不敢相信, 可现在成真了, 我们家终于亮了, 原来不早回来的人只报好消息, 好让家人早点准备一些, 倒白耽误了现场, 变成什么了?难道 “是吗?难道宝玉一开始就摔倒了?如果下次你急着去考试, 是不是宝玉好意思让你告诉家里人?你怎么就跪了?” 明妍用袖子擦了擦脸。 刚准备开口, 就听到门卫传来信息:“新科来拜拜了。” 王夫人听到报告, 才站起身来, 面面相觑。 恰巧贾正寅听到有人回茗妍, 回来找消息, 迫不及待地离开书房来到这里。 他刚进院子, 听到这话, 急忙转身去跟来人打招呼, 心中暗暗担忧。 赖家的兄弟们一天天来这里, 现在他们在外域喝茶八卦。 见贾政离开院子, 便等着迎接客人。 刚进正厅, 就见一个冠冕带腰带的青年, 长得像宝玉, 跟着领头走下楼梯和门阶, 从左到右喊着拥抱。 礼宾看到贾政等人, 正忙着介绍。 青年单膝向贾政打招呼, 招呼道:“我侄子甄宝玉来拜见老伯伯。” , 这所高中对甄家第一书生没有白费, 真是可喜可贺。” 甄宝玉起身再次躬身, 笑道:“老世博很是夸奖, 不过是侥幸。” 贾 郑请进来, 甄宝玉不敢先行, 也请了弓, 方跟到贾政的书房, 只有客人和主人就座。 贾政谦说了几句, 赖大接了过来, 看完递上来, 赖二早带着来到下一个地方的人喝茶休息, 贾政在这里端着一个茶杯, 放下杯子, 说:“我侄子挑眉, 为祖宗而自豪, 他应该以此为荣。 我们的家人是几代人的朋友。 就算我们空手而来, 我也会很高兴, 何必浪费钱呢。 我听那个。 名单上只有一对和田翠玉如意。 肯定是皇宫送的, 可是外甥拿来当礼物的。 意思。” 甄宝玉笑道:“晚辈哪敢恭喜世博, 我很怕教我几句话。 晚辈表示钦佩, 世博也不必如此。 事实上, 已故的侄子就是如此鲁莽。 唐岚涛安, 袁还有一些贵重的东西要送给世博。
       ”他只是挥了挥手, 袁侍者就端着一个镶着红缎的金色托盘, 手掌中间托着一个四面锦盒 盒子的盒子此时才递给贾政, 贾政指着甄宝玉说道:“外甥, 这是什么意思? 盒子里是什么东西?” 甄宝玉边吃茶边说:“宝玉。” 贾政心头一沉, 刚把锦盒拿下来, 打开一看, 原来是宝玉肠。戴在太阳之物上的通灵宝玉, 仔细看了看殷, 毫无疑问, 那是别的东西。 他站起身来, 问道:“这个侄子的目的是什么?” 甄宝玉早早离开座位, 躬身行礼。 “世博, 请注意安全,

不要急躁, 不要对世博隐瞒。那天, 考生们没有互相交谈的时候, 正好在拐角处遇到了世雄宝玉。他们点点头, 看着 师兄宝玉只是将手帕丢在脚边, 就走到了那边的办公桌前, 傻侄子早早的把卷轴递了过来, 他只是一心一意的等着, 不想见到师兄宝玉, 只好等到了。 名单公布的那天, 内院的小事都办完了, 直到昨天, 人们才问起此事。 傻侄早就听说宝玉大哥手里有玉生, 财运不如常人, 敢擅自掠夺美色, 这玉必归还 , 所以他不得不被打扰。” 贾政闻言, 早早的倒下了。 坐在椅子上,

他低着头半天, 抬手让甄宝玉坐下。 甄宝玉只是低头低头说出这句话。 听到这个消息, 他只看到贾政的动作。 见使者坐下, 他微微一笑。 , 亦师道:“禹侄来此, 应该是公案, 不得已才将那美玉带回来。禹侄来访的意向已告一段落, 奎元在此有喜事。 家, 久留不便, 请余侄子见谅, 告辞, 结束了, 我弟弟宝玉失踪了, 我想他还没回家, 只好去见老太太了 并请世博向他打招呼。” 道别后, 贾政见他要离开, 站起身拦住了他。 石七道:“世外甥本应该衣冠楚楚的回到家乡, 回老家, 但也请宝玉怀念自己的功夫, 老夫应该感谢他。” 甄宝玉谦虚道:“这就是老伯父的恩情和厚爱, 宝玉哥哥和外甥很亲近, 嗯, 傻外甥很担心, 时间不早了, 傻外甥该走了。” 道别后, 他躬身退到门槛附近,

转身撩起袍角, 正要跨出, 贾政只是呆呆的看着。 , 才再次张开手, 甄宝玉发现自己不得不转身, 再次拱手道:“昨天, 我听到了一些关于离尘哥哥的八卦, 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请 世博放心吧, 傻侄虽然没有天赋, 但还是认识一些人的, 宝问的擂台上的人, 会被送回去寻找世界大哥宝玉,

只希望能再见到旧世界的大叔, 必有天下宝玉兄的药方。” 贾政叹了口气点点头, 刚想送出去, 甄宝玉一再求饶, 无奈只好吩咐赖二班送出去。 见它不见了, 我转身, 只接过通灵宝玉, 死死的看着它。 听到脚步声, 只见是王夫人跟在李万代玉子娟身后, 便见了面。 贾焕芳、贾从等。王夫人进去后, 直接去了贾政的办公室。 她上前一步, 一只手接过通灵宝玉。 她心中一紧, 问贾政:“我的宝玉呢?这是什么?” 贾政只是低下了头。 他坐了下来, 道:“我想今天的事情全家都知道了, 只是甄家的宝玉刚到, 而这玉玉却是昙华还的。那个恶子只把这个使者交给了甄昙华。” 秘密, 可是他一个字都没交, 这头恶兽居然骗自己考上了, 逃走了。” 他叹了口气。 王富男人发呆地倒在椅子上, 许久只有爸爸捂着嘴哭了起来。 明言就在门外, 听到他进来,

跪下哭道:“几个奴才出版的早, 只搜了京城, 就回来道歉了。” 王夫人指着茗妍道:“问你有什么用?我带的人不多, 就跑到远处找宝玉回来了。” 明彦连忙继续往前走。 王夫人道:“只是外人不知道宝玉的性情, 我们又怎么知道呢?都抱怨苏日只是逼他读书, 这次却是逼着下课的, 如果他不 想当官, 他就放弃了, 这家老少皆宜, 绝对不是唯一进入会场的理由, 恐怕早就有这样的心了, 万一是这样呢? 没错, 要花多少钱, 你不得不承认。” 贾政道:“宝玉若是一味的背叛经书, 这几天, 怕是早就不在城里了, 到别的地方去休闲, 也无事可做。 留点血也行, 就是害了他的妻妾, 这畜生, 还真没办法治好他!” 王夫人听到这话, 又是一愣, 贾欢却站在门外, 因为她受不了。 朱五五哭了起来, 引得紫娟方官抽泣起来。 林黛玉和黎婉只站在王夫人身后, 林黛玉泪流满面, 也不敢说什么。 王夫人愣了半晌, 忽然注意到黛玉, 转过身来, 牵着手说道:“我儿子怕了, 别憋着, 如果你生病了, 我们的老小指头该靠哪一根? “明珠家?我送鬼二娘回房间, 我们两根没用的老骨头就不用在这里看管了。” 林黛玉强了, 忍不住, 用手帕捂住嘴, 转身照顾自己。 冲出门槛后, 李公才急忙招呼方子二人与黛玉一同前行。 而此时, 赖家的林家, 只在门外等候。 赖家的两兄弟进来, 低着头站着, 让姑娘端茶。 贾政端起茶杯, 喝了茶:“兰儿一定是有吩咐回寨子的。过来, 我叫人赶紧收拾一下家里, 然后派人去向莲儿汇报。” 容儿, 只说兰儿中学, 不说宝玉的话, 只派合适的人去找。妮子, 值得流泪说起他, 兰儿辜负了祖恩。宝玉想必大家都知道 不配出生在我们这样的家庭, 所以现在是逃跑的好时机。” 赖达赖一听便辞了。 ” , 王夫人也急忙吩咐道:“今天有什么事, 就交给我吧。 林志萧家的周锐一家都同意了。 宫廷法官来了。 李万只说了黛玉来之前说的话, 吩咐人上城请石香云回城。 李婉进来询问, 贾政旺夫人听到黛玉的意思, 只是点了点头。 他刚要说话, 就听到嘉怜和嘉容的舅舅和侄子要来了, 不一会儿, 就看到连容二人急忙走了进来, 跟在他们身后。游诗萍儿跟了上去, 衣服和鞋子都穿了半新, 连荣上门迎了上去, 嘉怜道:“我侄儿听说他是城里第一, 就来这里伺候。 ” 嘉容说, “二叔的话不好, 我居然听人说, 宝二一直在闹。” 贾恋只是怒目而视, 贾蓉连忙闭嘴。 二人见使者坐下, 游世屏儿进来求安, 李婉起身迎他, 又因他拉着二人出来一同去黛玉表示解脱, 王夫人这才走了。 贾政见贾恋说起宝玉, 只是冷笑一声。 王太太想着宝玉, 想着嘉兰中学。 因为辞职回房间, 彩云在房间里等了一会儿。 吾儿带着两个小姑娘在这里上茶。 半晌, 只见李贵厚跟着一个仆人站在台阶下, 个个红着脸跑, 冲着倩儿喊道:“宽官兄回寨了!” 正文侯出去看了看, 嘉容跟在后面, 见院子里的人都在忙碌, 林志孝和周锐指挥他们在大门口挂了一些旧灯笼和红绸, 小姑娘洒了水 并扫了庭院。 嘉莲见状, 摇了摇头, 叹了口气。 舅舅和外甥走了出来, 径直走到了宅邸的前面。 方看到从远处传来官道上的锣声和唢呐声, 再看到一队长袍和轿子的八人缓缓而来, 贾恋不自觉地流下了眼泪。 来吧, 我忙着擦, 我只是觉得队列太长了。 要是进了村子, 难免进了院子, 没地方放了。 想到这里, 我在路口停了下来。 官轿快到时, 前排举着牌子, 敲锣打鼓。 见有人负责, 他正要上前赶他走, 轿子里陪着贾岚的下人只认出了贾怜, 立即下车, 急忙吩咐他留在轿子里。 坐直了, 看到婷掀帘子来拜访, 看到贾恋忙下来, 也跪下看, 贾恋早早拉起来找借口, 因为他让贾兰建进村, 贾 兰指着轿子前殿外手中的红盘子高兴了, 因为我吩咐首领多拿点钱犒赏众人, 吩咐他找下一个地方等候。 我只请了几个马来叔侄骑车, 后面跟着的也只有三四个人。 但吹打的从远处跟着, 只是敲锣, 敲锁, 吹, 发出声音。 就在嘉兰的叔侄快到门口的时候, 莱氏兄弟已经掀起了一场爆炸性的战斗, 周锐一家带着人用黛玉特使撒的钱打了起来。 光是撒点钱, 也是很喜庆热闹的。 贾兰在大门口下马, 达赖等人迎了上来。 贾恋只接过殿外手里拿着的皇家赏金银官钱, 随便给了贾兰一个赏赐, 互相道了几句恭喜的话。 来大等人请了进来, 贾岚跟着贾恋和贾蓉一路进去, 只见内院的太湖石鱼池前铺着一条巨大的红毯, 估计是囤积日常用品。 早在宫殿建成之前使用。 所以, 贾兰只在红毯上向贾政旺夫人的大殿前鞠了一躬。 大殿内挂着祖师像。 贾政王夫人坐在香桌前行礼。 支持。 来敲锣敲锁的人, 就在门外不停地吹打着。 村里也有风度翩翩的绅士和文人, 也有看朝廷的人。 这一次, 是无比的光荣。来恭喜添彩, 很难用彼此之间增添了多少自豪和自豪来形容。 莱达等人。 只领着前院大厅和大厅外的人见面等候, 还加了茶谈。 每天接触的人很多, 也很少, 而且只打听老板的背景, 所以他们也只能暂时捂着自己的金库。 只见贾政坐在大殿门口, 一眼望去, 两三间屋子和院落都是四门大开, 只见门口人马欢呼雀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