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子》卷5分诗解1正名定分无为而治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5日
       《尸》卷五诗释一正名定分无为治贵贱, 亲近相知, 皆有其分, 故谓治。 爱有其份, 称为仁。 施有其分, 谓之义。
        考虑得到它的份额, 它被称为智慧。 适当性。 言语得到他们的观点, 并且信任被说出来。 所有人都得到了他们的分数, 然后成为了成年人。 明王治民, 少做多做, 能留钥匙; 能正名。 君子为人, 若能正名, 愚智满心, 坚持静下心来, 自以为正名, 事自决, 赏罚相随。 他的名字。 在前; 钟鼓也悬而未解。 听歌治国, 劳无为; 明智地饮酒, 智慧算不了什么; 不为民富, 无关仁义。 知此道, 诸圣事事, 智者无明尽。 明王之道朴实无华, 百姓劳作不进, 有司亭牢, 陶不迟; 食无害, 一味富民, 不忍禹顺; 乐无害, 一日用兵, 不随唐舞。 书不满简, 立南, 曰国治, 尧舜复, 复能庚也。 智慧和技能。 有御舜, 治天下, 天下敬善; 殷商周, 主宰天下, 天下进贡。 诸圣, 能用此, 有余胜德。 天地生万物, 圣人斩之。 切事出点, 做官。 君臣、父子、上下、长幼、贵贱、亲亲, 皆有其份, 谓之治。 情分, 称仁。
        施分, 说正气。 考虑分数称为智慧。 移动分数, 表示适当。 单词得分, 说字母。 所有人都得到他们的分数, 然后成为成年人。 明王治民, 事少成大, 治国自在, 言少而行。 少做多做, 就是守重点; 自由而治国, 以德行; 君子, 若能正名, 则可愚明, 固守一静, 自以为正, 事自成, 赏罚随名, 民不 不尊重。 周公治天下, 酒肉不退前, 钟鼓不解。 听音乐治国, 与劳动无关; 饮酒行善, 与智慧无关; 自为使民富, 仁无为。 知此道者, 诸圣为仆,

愚智满足。
        明王之道, 易行。 在劳动上不走得更远, 高淘就不会成功; 如果你吃食物, 你不会失去你的味道; 如果你有钱, 你就不会跟随于顺; 如果你高兴, 你一天都不会输, 你也不会跟随唐舞在军事上使用。 书不满脚滑, 立于南方。 一言以蔽之, 治国。 尧舜复活, 不可能改变。 治身不改, 治国不改, 王不改, 唐舞重生, 无人能改。 执着的方法是去除智慧和技巧。 有禹君, 令天下礼赞; 殷周之君, 也令世人向人才致敬。 若能与诸圣同用, 则大德。 天地化万物, 圣人判断万物。 分万物立名, 利政立官。 君、臣、父、子、上、下、长、少、贵、贱、亲、疏, 都称得上“治”。
        爱, 名为“仁”, 布施与和谐, 名为“义”, 思名为“智”, 行名为“宜”, 符合其名字的字称为“鑫​​”, 能符合其名字的, 才算是德才兼备的人。 明王治众生, 事少而大成, 自得其乐, 大治国。 话虽少, 但政令落实, 措施少而成功多, 那是因为能抓住重点。 一是安居乐业,

治国良治, 是因为能任用人才; 这是因为他说话不多, 执行政府命令, 因为他有能力正确确定自己的立场。 统治人民的人, 如果能有正名, 无论是愚昧还是聪明, 都能在名誉范围内尽其所能。 坚守朴素, 以静待万物, 令名自然正, 事自然定。 赏罚是根据地位来定的, 老百姓没有不敬。 周公统治天下, 摆在他面前的酒肉没有移走, 架子上的钟鼓也没有移走。 听听音乐, 国家痊愈, 身体不再疲劳; 喝酒德才可以用, 不需要思考和思考; 无为是自化, 民富, 不需要仁。 知道了这一点, 所有的圣人都被它所奴役, 无论多么愚蠢或多么聪明, 他们都可以安心地尽力而为。 觉王之道很简单。 劳动不比别人先进, 但司法判决不亚于高涛; 饭菜不比人瞎, 但不比禹顺富民; 听音乐不比别人少一天, 但军事征服不比唐舞少。 这份文件不满意它的简洁, 但当它面向南方时, 它一开口就能为国家带来伟大的治理。 就连尧舜也改变不了。 他还没有在一个老龄化的国家实现大政, 他的国家还没有扩张成为国王。 即便是商、唐、周武王的复活, 也无法改变这一点。 坚持简单的方式, 摒弃虚假的智慧和匠心。 禹顺治天下, 使天下有德之人; 商周统治世界, 让世界向有才干的人致敬。 至于任命各类贤人, 这是禹顺的大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