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优秀善良的女孩即将面临死亡,强烈呼吁最高法刀下留人(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1日
       2011年3月15日, 央视《今日谈话》栏目播出一档名为《毒少年》的节目。它讲述了一个因参与毒品走私被判处死刑的女孩的故事。这个女孩叫毛然, 今年才二十六岁, 大学毕业, 正值盛放。她从小就聪明优秀。 15岁考入西安大学预科, 并通过了CET 8, 毕业后直接进入进出口贸易公司工作。老板很欣赏他的能力, 并重用了它。毛然在工作中遇到了一个叫OBI的外国人。他素质高, 能力强, 对她的工作帮助很大。然后两人开始约会。 OBI经常付钱让她出国旅游, 请她出国旅游。带点东西回来。她感觉有些不对劲, 但她认为她的男朋友不会伤害她, 所以她照他说的做了。后来, 她知道自己从国外带回来的可能是“药材”, 不想干了。有一次, 她告诉她的一位朋友黄思恩将“药物原料”带出国, 黄思恩看到高额的薪水, 表示愿意这样做。毛然告诉欧比, 欧比安排黄某带东西去泰国等地把东西带到中国。黄后来找到吴小平和陈小六参加。 2009年7月26日至27日, 吴小平、黄思恩先后被厦门海关扣押。 8月2日, 毛然与男友欧比在广州被捕。审讯中, 毛然坚称OBI与本案无关。警方因此认为该男子证据不足, 将其释放。从那时起, OBI 就像一只黄鹤。厦门中级法院和福建高院均认定毛、黄、吴为主犯, 判处毛然死刑, 黄思恩、吴小平暂缓执行。 《今日辩论》播出后, 广大网友对此案高度关注, 纷纷发表评论。对于毛然, 大部分网友都心疼毛然,

希望毛然能活下来;有人批评她, 说她无知:“我被骗了, 失去了理智。”笔者读完这份报告后, 首先从法律界的角度思考了这个案例。找毛然父母详细了解, 看二审判决书。经研究判决书认定的事实和引用的证据, 认为:福建两级法院判处毛然死刑过于仓促, 毛然的罪行不会导致死亡!毛然不应被判处死刑的理由是: 1、毛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的认定存在根本错误。福建省高院终审判决认定事实:“经审理查明, 上诉人毛然受外籍黑人男友欧比指使, 聘请上诉人黄思恩走私毒品。高薪出国, 黄思恩后来上诉, 吴小平参加, 毛然从中拿了佣金。这个事实基本是客观的, 但是这个高额的奖励并不是毛然提供的,

所以判定毛、黄、吴都是主犯的原因如下:小平通过毛然的组织进行毒品走私, 毛然负责转机机票、旅费、报酬, 并联系黄、乌二。该人吸食毒品, 将部分进口毒品收缴并转让给OBI以谋取利益, 在共同犯罪中不能相互约定。缺乏, 起着重要的作用, 是罪魁祸首。黄思恩、吴小平是毒品入境携带者, 从事走私活动。黄思恩还把吴小平发展成走私毒品, 所以应该认定他们是走私毒品的主犯。
       走私关键环节的肇事者。但是, 将毛然认定为主犯是不公平的, 而且处罚比黄和吴更重。因为从最终判决确定的事实不难看出为什么毛然然的作用是沟通, 最多也有中间人的性质。根据终审判决认定的事实, 毛然在本案中有两个作用:一是沟通:终审判决认定“黑衣人” ”是“黑衣人”。OBI组织指挥黄思恩、吴小平通过毛然进行毒品走私。”那么, 组织者和指挥者是黑人欧比, 而不是毛然。
       毛然是“过客”, 也就是传递者。因为毛然是翻译, 所以欧比对黄和吴的任何指示都必须穿过毛然, 是毛然“不可或缺”的地方。二是转运:毛然的另一个作用是转运机票、路费、报酬和一些药品(我不确定是不是药品) , 因为只有口​​供, 没有其他证据)。这里的转账具有双重性质。一个是通讯功能的延伸。因为OBI的语言不同, 送票、报酬等更方便。通过翻译,

所以OBI也包括在内。交给了毛然。移交说明毛然没有为此做出贡献。第二, 黄思恩是毛然介绍给OBI的。介绍人转让一些东西也符合常人的行为, 再加上毛然收到的报酬就是“佣金”, 具有中介性质。然后, 既不是组织者, 也不是指挥官;既不是药品购买者, 也不是运输者, 也不是卖方;既不是投资, 也不是药品销售的份额。如果你不在毒品走私的任何关键环节, 你怎么能被认定为罪魁祸首?如果没有毛然和欧比的行为, 黄、吴的行为可以独立构成走私毒品罪。例如, 如果黄、吴被抓获后不交代毛然和欧比, 也可能被判犯有走私毒品罪; OBI与黄、吴等人的行为, 毛然的行为很难认定为毒品走私。因为毛然的行为不能独立存在,

无论是沟通还是中介, 都决定了她地位的从属关系。从毛然由此获得的非法收入也可以看出毛然地位的从属性。终审法院认定毛然的收入来自“佣金”, 事实也是如此。具体提成如下:如果是黄思恩的报酬, 毛然可以从中提取2/5左右的费用。该部分由毛然和黄思恩平分。很明显, 黄思恩是毛然介绍的, 可以直接从黄思恩的片酬中获得提成, 而吴小平等人是黄思恩介绍的, 毛然不能直接从吴小平的片酬中获得提成, 可以只和黄思恩平分吴小平的残值。这意味着毛然的报酬不是来自欧比, 而是是黄宇和吴的。如果不给黄和吴, 毛然就没有收入。因此, 也证明了毛然地位的从属地位。在共同犯罪中, 她并不像终审法官认为的那样不可或缺。如果欧比会说中文, 如果黄思恩和吴小平会说英语, 欧比相信黄和吴的话, 毛然在这条走私链上就是多余的了!从黄思恩的供述不难看出, 黄思恩也有OBI的电话号码。她可以直接联系 OBI。事实上, 她有过直接接触。她不希望毛然参与她的委托。但是, 由于她不会说英语, OBI 也不一定信任她, 所以她无法直接与 OBI 交流。这让毛然“不可或缺”。因为毛然是翻译, OBI信任他。 OBI为什么信任毛然?毛然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帮助这个黑衣人?这就是工作中的 OBI 技巧。这也是跨国犯罪分子常用的手段。先用她的“才华”和“风度”来迷惑国内一些世事不深、头脑简单的小女孩, 然后利用她们来作案。欧比似乎也是个高手, 骗毛然信任他, 被抓到还想方设法开脱!毛然入狱, 甚至即将被送上断头台。欧比在哪里?逃跑, 世界蒸发了!曾经把毛然的生死放在心上。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毛然只是被欧比蛊惑, 在贩毒活动中充当棋子, 而他的爱情只是谎言说谎。在这种情况下, 毛然只是被骗了, 利用了自己的角色。对此, 不少网友已经仁慈了。从这个角度来说, 毛然也是受害者。在这种情况下, 真正的罪魁祸首是黑人OBI。但罪犯已被警方释放。报警的原因是毛然当时撒了谎, 掩盖了OBI, 把警察带入了歧途。但真的是这样吗?吴小平和黄思恩分别于 2010 年 7 月 26 日和 27 日被捕, 毛然和欧比于 8 月 2 日被捕, 相隔五天。吴小平和黄思恩已经交代了, 其中有提到有黑衣人参与, 也知道这个黑衣人就是指挥毛然的人。如果欧比和毛然一起被抓, 首先应该怀疑这个人是毒贩。别说毛然, 警察可以而且应该向吴小平和毛然报告。黄思恩要证据, 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这个大嫌疑人?正是这个人被释放, 才让本案真正的罪魁祸首落网,

让很多事实查不出来, 让共同犯罪中的犯罪分子身份模糊不清。正是因为没有这个OBI, 所以评委们产生了毛然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的错觉。事实上, 一审判决认定毛然为此次走私毒品犯罪的组织者和指挥者。一审判决如下:“经审理查明, 被告人毛然以提供过路费、机票、事发后支付高额报酬, 入境时, 境外接驳负责人将毒品被交给黄思恩和吴小平的联系人, 收受毒品, 支付费用, 从中获取非法利益。 (读者可参考上文引述的二审判决。)一审判决对毛然的判决比黄、吴重, 并被判处死刑。如果是这样的话, 一审判决无疑是对的, 因为按照一审判决, 毛然的作用显然要比黄、吴二人大得多。但二审查明是OBI通过毛然组织安排, 高额报酬并非毛然支付。它的作用肯定不如一审判决重要, 都说应该减轻刑罚, 但二审判决居然维持了原判。事实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而处罚却没有改变, 这不足为奇!是什么原因?原因是这个OBI没有被抓到。如果走私毒品都没有被判处死刑, 法院似乎也无法解释。死刑是最严厉的刑罚, 也是最无法挽回的刑罚, 所以死刑的使用在我国是最高的。 2010年2月9日,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 明确规定“严格依法适用死刑, 统一执行死刑案件的裁判标准, 确保死刑只适用于极少数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根据法律, 死刑不应立即执行。”“慎用死刑”一再被强调, 已成为我国死刑制度的基调。特别是在河南赵作海案曝光后, 两所高中在死刑适用上更加严格, 专门制定了相关规定。总的原则是“你可以杀不杀, 但不要杀!”。毒品走私是我国重点打击的对象, 但无论轻重, 都不能优先。
       不杀该杀的, 是违法的;杀不该杀的, 也不利于法制建设。根据本案的事实, 笔者认为, 毛然的罪行并没有导致死亡, 至少属于“依法不必立即执行”的范畴。广大网友对此也寄予厚望。希望人民法院正确理解立法本意, 尊重民意。本文作者“单新安, 资深律师、法学讲师